85歲的賈老太太指著自己的一再“變臉”的門牌嘆氣。範曉林 攝
  家住南京秦淮區尚書公寓4幢2樓的85歲住戶賈玉珍是1998年原址拆遷安置搬回來住的,一住就是12年,可這兩年打算花錢買房辦產權證的時候卻被房產部門告知,房子是夾層,規劃圖紙上不存在,屬於違建,為此賈老太太一家多次找轄區開發公司和派出所等部門協調,相關部門又將房子的門牌號一改再改,等到今年10月下旬辦齊了所有手續後,委托白下房產經營公司呈交給南京市房產局,得到的答覆是換號沒換房,還是不能買。85歲的老太太只得求助揚子晚報記者。
  揚子晚報記者 範曉林 (報料人:兆先生)
  住戶:買房時才知是“夾層違建房”
  昨天上午,揚子晚報記者接到報料後來到位於秦淮區解放南路附近的尚書公寓,這裡的住戶尤礦生女士帶記者來到小區4幢樓的2樓,但記者註意到門牌號其實是“1A02”,“你家究竟是1樓還是2樓”?面對記者疑問,尤女士答:“我也是這兩年才知道,不算1樓也不是2樓,而是一二樓夾層。”
  原來,戶主賈玉珍今年85歲,是尤女士的媽媽,1998年5月從原住址白下區尚書村80號拆遷過渡在外租房子,2002年搬回原地,分配到現在的這套尚書公寓4幢2樓60多平米的房子。前年起她們打算買房辦個房產證,按照拆遷安置房房改相關政策,這套房子的總價是2.7萬多。但房產部門告訴她們,這房子是夾層違建房,沒有圖紙,辦不了證。尤女士說,她們家多次找轄區開發公司和派出所等部門協調,相關部門又將房子的門牌號從原先的“1A02”改成“101”,隨後又被告知與現在的“101”住戶重疊,於是她家門牌又被改成了“112”,弄得尤女士一家戶口簿、身份證和門牌號的住址房號都不一樣。本以為這樣變一下號牌就可辦證了,可等到今年10月下旬辦齊了所有手續後,委托白下房產經營公司呈交給南京市房產局,得到的答覆是“換號沒換房,還是不能買”。記者看到,賈老太的房子廚衛齊全,據稱面積有60多平米,層高是2.2米,比樓上的層高略低些。
  房產公司:首次碰到開發商自建夾層房出售
  揚子晚報記者採訪時瞭解到,像賈玉珍老太太這樣的情況在尚書公寓4幢還有賈家的鄰居趙家。據悉,還有兩家因為把房子出租了,所以還一時沒人反映情況,而賈趙兩家一直都是“原住戶”,如今要買房了才發現問題。
  白下房產經營公司辦公室瞭解此事的杜曉翔科長告訴記者,他們就受理過尚書公寓賈家參加房改房售房手續,但南京市房產局還是以“夾層不能售房”為理由退件不予辦理。杜科長說,白下房產經營公司只負責按照上級主管部門的指示接管尚書公寓,住戶要辦理售房,他們也只能按照既定的相關手續幫助申請辦理,至於批不批還是南京市房產局說了算。不過像這樣由開發商自建的夾層房出售的案例,他們也是頭一回碰到,他們經手接管房子主要是核對人員、面積和承租人,對於歷史遺留下來房屋具體的屬性不是非常清楚,而之前的違建大多是住戶自行改造房屋結構,誰想到這套廚衛齊全的房子竟然是夾層違建房呢?杜科長也表示,誰家攤上這樣的事情都會難以接受。但杜科長表示,他們會積極配合相關部門進行協調處理,儘量化解矛盾。首先,杜科長稱,如果是夾層房,那麼這些年的房屋租金也會研究,考慮重新調整繳收。
  拆遷辦:安置時確實“不知情”,只能儘力補救
  據瞭解,尚書公寓當時的開發商是南京華材房產開發有限公司,不過揚子晚報記者昨天撥打114查詢這家公司的號碼已經不存在,據尚書公寓一些知情居民稱,白下房產公司的相關負責人也稱這家公司的人找不到了。昨天上午,揚子晚報記者撥通了16年來一直對此事比較熟悉的秦淮區(兩區合併前原白下區)拆遷辦吉科長,吉科長稱,16年前,她確實參與了尚書公寓部分居民的拆遷安置工作,但只是一般的辦事人員,對於這套廚衛齊全的房子並不知曉其實是夾層房。直到今年11月戶主賈女士要買房了,才暴露出這個問題。此前為了幫賈家辦證,她大夏天頂著大太陽跟著忙前忙後也很盡心。“對於這件事,南京市房產局產權處沒有錯,夾層房不能辦證是按章辦事,戶主不知情、我們也不知情,都沒有錯,但弄到現在這個局面,開發商找不著人了,問題出來了,房子不能買了,居民要維權,拆遷部門也沒有推卸責任,但這個事情需要領導來研究決定,想辦法儘力補救。”吉科長給出她主管領導朱總的電話,但揚子晚報記者從下午到傍晚,先後打了6次,都沒有人接聽。  (原標題:拆遷安置房是“夾層”被列入違建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aw08awpn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